广州医院先抢救后收费遇难题:每年欠费超10万

广州医院先抢救后收费遇难题:每年欠费超10万

时间:2020-02-14 12:27 作者:admin 点击:
阅读模式 /1301360262_fKhk6v.jpg> 白云区一家医院里,急救室的护士正在为一位病人紧急处理伤口。钟锴 摄

  □120医疗欠费情况普遍存在,广州市120定点医院每年的医疗欠费均不低于10万元

  □欠费的病人有些的确是贫穷,但有些则是恶意欠费。一些因吸毒、酗酒、斗殴受伤入院的病人,脱离危险后医药费一分不给,扬长而去

  □广州多家医院负责人一致承诺,尽管医疗欠费居高不下,但“先抢救,后收费”的原则不会改变

  □多家医院负责人建议,应该扩大“政府偿付”的覆盖面,提高专项救助资金额度

  2010年8月2日,34岁的贵州民工山流云遭遇车祸,致颅脑损伤,被白云区益民医院收治;住院162天后,山流云不治身亡,拖欠医药费10万余元。

  这是益民医院2010年医疗欠费里金额最大的一笔。

  从去年6月加入广州120急救系统,到去年12月27日抢救病人余真豹,益民医院接120通知收治的病人里,有38人拖欠医药费,总计33万余元。

  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,但短短六个月就垫付了33万元巨款———从财务手里接过欠费病人的花名册,这家民营医院的院长万昊眉头紧锁。

  医疗欠费去年6月到12月,益民医院接120通知收治的病人里有38人拖欠医药费,共33万元

  住院治疗了18天,芮河(化名)没能战胜病魔。2011年3月21日,只留下一张身份证、一张职业等级证、1万多元的医药费账单,他离开人世。

  63岁的芮河是安徽安庆人,十几年前从当地一家国营建筑公司下岗后,只身一人南下广州,一直靠打零工为生。3月3日,因“无法吞咽食物”,挨饿多日虚脱的芮河被送到了益民医院,经诊断为食管癌晚期。

  入院时,芮河身上只有几百块钱,住院期间曾短暂清醒的他提供了几位直系亲属电话。医院院长万昊联系到芮河的一双儿女,望他们筹钱给父亲治病,遭到两人拒绝。

  病房里,老无所依的芮河已近绝望,但治疗没有因他身无分文而终止。18天后,芮河病逝,他的遗物留在医院,至今无人领取。

  为救芮河,益民医院的医疗欠费里增加了1万多元,对此,医院无奈接受。

  据了解,从去年6月加入广州120急救系统,到去年12月27日抢救病人余真豹,短短六个月,益民医院接120通知收治的病人里就有38人拖欠医药费,共332365.43元,欠费病人里,4人死亡、1人转院、33人“自动离院”。

  院长万昊说,自动离院的病人里,有些的确是贫穷,但有些则是恶意欠费。此类人多是因吸毒、酗酒、斗殴受伤入院的,医护人员抢救他们时,最累最危险,常常遭到打骂。但这些人脱离危险后,没有一丝内疚,医药费一分不给就扬长而去。

  何处追讨六个月医疗欠费33万元,对于一间民营医院是不小的损失,医院曾尝试催讨,但收效甚微

  “无名氏,性别女,年龄、住址不详,2010年6月21日因多脏器功能衰竭入院,六天后(27日)不治身亡,17007.24元医药费无人偿付”。

  这是益民医院去年6月加入广州120后,遭遇的第一例医疗欠费,病人入院时已昏迷,直到病逝仍身份不明,医药费显然无法追回。

  其他30多位欠费病人,虽有名有姓,但只有两人登记了家庭住址。不知道住址,要在茫茫人海里寻找一个人,如同大海捞针。

  “就算找到了病人,他或者他的家属一口咬定没钱给,我们也没办法”,万昊说,国家有规定,接受社会急救医疗的伤病员拒不支付急救费用的,医疗单位可依法向人民法院起诉。但他认为可行性不高,“能打赢官司,也面临执行难的问题”。

  其实,为减轻欠费负担,益民医院也曾做过一些防范措施,比如说“出院手续从严把关”、“值班医护人员监视欠费病人动向”等,但这些办法收效甚微。

  医院一位行政人员坦言,他们在催讨医疗费时执行力度有限,“小心翼翼,生怕处理不恰当,导致医患矛盾升级,影响医院的正常运转”。

  去年底,一名拖欠了7000多元医药费的山东病人,准备逃离益民医院时,被值班人员拦住。这名病人拒不认错,还威胁说“敢不让我走,我就住在医院里,让你们管吃管喝”。到最后,院方不仅没能讨回医疗费,为平息风波,还倒贴给病人3000元,请他离开。

  “三无”病人欠费负担与医院覆盖的区域有关,郊区一些民营医院的欠费负担超过了很多大型综合性医院

  上周,记者走访了广州市其他120定点医院,据了解,120医疗欠费情况普遍存在,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、广州市第一人民医院等医疗单位,每年的120医疗欠费均不低于10万元。

  调查时,记者注意到,郊区一些民营医院医疗实力有限,但欠费负担却超过了城区大型综合性医院。

  以益民医院为例,去年6月,为加入广州120,益民医院才花费40万元购买了两辆救护车,其硬件水平远低于大型综合性医院,但医院的欠费金额却是大型综合性医院的数倍。

  据广东省第二人民医院护士长蒋晓红介绍,2010年,省二医的医疗欠费约10多万元。而益民医院加入广州120,六个月的欠费就超过了33万。

  是何原因导致“倒挂”?蒋晓红认为,欠费负担与医院覆盖的区域有关。白云区益民医院、东方医院等民营医疗单位所覆盖的区域,流动人口比例高,收入水平、城镇居民医疗保险普及率低于中心城区,病人欠费情况因此更严重。

  益民医院院长万昊也赞同这一观点。

  成立于1999年的益民医院,位于106国道望岗路段,公路另一侧是成片的工业区,附近居民以流动人口为主,无力解决自己的医疗及食宿费用、无亲属投靠,又无法享受城市最低生活保障的“三无病人”大量存在。

  见死先救医疗欠费居高不下,面对“三无”病人,面对吸毒过量、斗殴负伤的“危险病人”,救还是不救?

  “33万元的医疗欠费,全部由医院承担,不会分摊给一线医护人员,但欠费还是会影响到他们的工作,付出没有回报,有委屈是难免的”。作为院长,万昊常常要开导负责抢救的医护人员。

  此前,业内曾传言,一些民营医院为降低风险,常以“医疗水平有限”为借口,拒绝收治“三无”病人;或把医疗欠费与医生收入挂钩,暗示甚至迫使医生少收治“三无病人”。

  对此,万昊明确表示,无论遇到什么病人,益民医院不会见死不救。

  记者走访的其他医院,负责人也一致承诺,尽管医疗欠费居高不下,但“先抢救,后收费”的原则不会改变。不过,也有医院的负责人坦言,坚持“见死先救”是迫于法律法规的压力。

  这位负责人认为,虽说120是一项重要的公共卫生服务,但医院毕竟不是慈善组织,一些民营医院还要自负盈亏,让医院“无条件救人”,独立承担医疗欠费,对医院,对医护人员不公平,但鉴于法律规定“承担院前急救任务的医疗单位不得拒绝抢救、收治病人”,他们也会遵守。

  政府偿付无力支付的病人可向红十字会申请专项救助资金,但最高限额7000元,与病人实际的费用仍存在差距

  如何解决急救医疗欠费问题?有多家医疗单位负责人建议,120是一项公共卫生服务,政府应当在原有扶持政策的基础上,加大力度。

  据了解,目前,广州对120的扶持有两个,分为政府偿付与专项基金救助:

  政府偿付方面,2010年修订的《广州市社会急救医疗管理条例》规定,对属于流浪乞讨救助对象的危重伤病员,救治费用由承担院前急救任务的医疗单位先行垫付,经卫生行政部门组织财政、民政、劳动等部门审查后,按流浪乞讨人员救助管理的有关规定偿付。

  专项基金救助方面,《广州市社会急救医疗管理条例》则规定,因意外伤害需紧急抢救、无经济支付能力又无其他渠道解决基本医疗费用的病人,承担院前急救任务的医疗单位,可协助其申请“红十字会社会急救医疗救助专项资金”。

  但这两项措施执行的效果并不好。

  据了解,申请政府偿付的手续比较复杂,医疗单位首先要证明“病人是流浪乞讨人员”,这超出了医院的职能范围,而大多数欠费病人也不属于“流浪乞讨人员”。

  专项救助资金的覆盖面较广,并不限定于“流浪乞讨人员”,但“广州市红十字社会急救医疗救助专项资金”从2002年开始运行,每年可投入运转的资金有限,每位病人救助金最高限额7000元,与许多病人实际的费用存在不小的差距。

  基于以上原因,多家医院负责人建议,应该扩大“政府偿付”的覆盖面,提高专项救助资金的额度,除资金扶持,有医院负责人还建议,政府应加强监管,公安等部门应协助医疗单位,制止一些病人恶意欠费,甚至敲诈医院的行为。

  □南方日报记者 钟锴 徐滔

  实习生 朱婷

(编辑:SN026)